广西新闻

“智能药物”最初被毒品大陆的许多学生上瘾。

最近,“智能医学”的话题已经在大陆家长中流行起来。

一些家长会在课堂上集中精力服用“聪明药”,他们的成绩会迅速提高。

因此,许多父母打算通过黑市购买这种“智能药物”。

所谓的“智能药物”,其主要成分与甲基苯丙胺相似,是苯丙胺、利他林和莫达非尼等神经中枢兴奋剂,在中国大陆是严格控制的精神药物。

用户最初想提高他们的学习和工作效率,但最终他们成了吸毒者。

上海《解放日报》报道称,一些家长认为,与昂贵的额外学费相比,“聪明药”的成本是可以接受的,而且效果是立竿见影的。

因此,非法企业利用家长和学生的心理,将一类精神药物包装为“智能药物”和“益智药物”,掩盖药物本身的毒性,夸大宣传效果。

根据该报告,一名高考学生在豆瓣上记录了他的“吸毒测试前报告”。他在黑市购买利他林(瑞士制造)后,前半小时效果并不明显。中间的一个半小时可以说是“恐怖”。通常,每单元10分钟的听力需要20分钟来记忆单词。听了两个小时后,他需要休息。服药后,他甚至听了10个单位近1000个单词,兴奋得发抖。“不再是他的思维跟不上倾听,而是他的倾听速度跟不上思考。

”不过这名学生直言,服药只对重复性工作有效,口语、作文等有创造力工作效果甚微,药效一过没有任何胃口,次日还出现虚得飘起来的状况,十分难受。然而,这位学生直言不讳地说,吃药只对重复性的工作有效,而创造性的工作,如英语口语和写作几乎没有效果。一旦药物有效,就没有食欲,第二天就会出现漂浮状态,这非常不舒服。

这是一种由医疗机构控制的“红色处方”药物,但父母仍在尽最大努力获取它。

因此,一些父母会让他们的孩子假装极度活跃,让医生开药。

此外,黑市也是一些家长和学生购买毒品的一种方式。

为什么一提到“毒药”就脸色苍白的父母愿意主动“喂”他们的孩子?报道称,初二学生的家长青青表达了许多家长的心声,“如果药物能提高成绩,为什么不呢?”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主任兼心理学教授高鸿运解释说,所谓的“智能药物”叫做哌甲酯,这两种不同的药物都是专门开的,前者是缓释药物,后者是速效药物。

中国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麦永接向《苹果日报》表示,利他林主要用于医治专注力不足、过度活跃症(ADHD),是一款中央神经的刺激剂。

它一点也无助于学习,如果粗心大意,可能会产生副作用。

如食欲不振、头痛、心率加快、血压升高等。

服用母亲提供的“聪明药”后,中国大陆一名高三女生的学习成绩在短时间内有了显著提高,两个月后她甚至被班上前十名录取。

但最终,他沉溺于虐待,不得不寻求医疗帮助。

此前,《新京报》报道称,准备高考的高三女生田静(化名)服用了母亲购买的“聪明药”。

她对这种药一无所知,也不知道她母亲知道多少。她只记得母亲说过:“如果有人吃药,他们会好起来的。你可以试试。”

“服药一个多月后,田静开始脱发和失眠,几乎每天晚上都辗转反侧。

他妈妈告诉田静停止服药。

然而,停药后,她开始头痛和恶心,说不出她有多不舒服。她无法听课、看书或提问。

高三第二学期,田静的失眠和脱发问题越来越严重。

她总是觉得有人在跟踪她,伤害她,杀害她。直到她妈妈每天放学后来接她,她才敢离开。

高考后,他们终于去医院就医了。她根本没有服用任何“聪明的药物”,而是服用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,俗称摇头丸。

18岁的刘欣欣(化名)在高三的同学介绍时开始服用利他林。

不到两个月后,她因病辍学。

“(如果)我没有利他林,我总觉得我会突然死去。我只能一个人在操场上走来走去。

发表评论